自己的本事做到这个位子上的偏见,早已了无痕迹,也更加知道了总裁的脾气是怎么也摸不着,看不透的,最近这一段时间尤为重要,尤为看不懂。

“怎么?做不了?既然做不了的话,那当然有着别人帮做了。”

听到这话的老薛,急急忙忙的就对着墨北宸说,“能做能做,能!报告马上就可以。”只见老薛在众人的担心下,拿起了自己的那份文件,以及根本没有准备好的U盘,上前一步来到了大屏幕前。

U盘插入电脑中,口水也顺着咽了下去,他不是一个工作能力不强的人,如果工作能力不强也不可能会坐在这里,但是短短时间内,他只怕是做不到墨北宸心理的标准的。

“各位同事大家好,因为时间的原因没能复印纸质的表格给大家观阅,现在就请大家抬起头来看着我身后的这个大屏幕,按照我们上半年的基础上,下半年我们主要所做的事情就是利用上半年的营业度以及消费者对于我们的评价做出更大的改进,已经在产品上面有更多的嵌入点清楚了解怎样能有最大的波长能让产品更进一步…”这个男人在墨北宸的注视下,摸了摸自己的额上覆去了汗水。

这一共可就三张PPT呢。真是为难了就怕下一秒总裁就要说出辱骂他的话了,就算辱骂的话他也认,毕竟他是这里最厉害的男人,讲话最有信服力的男人,自己只是个小喽罗。

“还有就是在创新营销的基础下,可能我们是要换年度的形象大使了,大家也知道,在昨天爆出的新闻来讲是对我们公司非常不好的一个负面形象…”

“停,昨天的新闻,今天来讲,昨天干嘛去了,行了,下来吧,我也不想听了,公关部的人在哪里。”本身就没有任何的耐心的墨北宸也仅仅只是仅存的一点点想象力去听着这位男人讲PPT。

“我在。”公关部的一位年长女人缓缓地站了起来,这可真是要谢谢老薛呢,平白无故说的一句话,居然能把他们整个公关部都要拉下去,把这个巨大的火苗直接的抛在了他们公关部的身上。

“嗯,怎么回事?为什么昨天的新闻直到今天我才知道,一个个的都是白拿工资的吗?”随着墨北宸人重重地一拍,使得众人都望着了一口气,果然这个男人发起火来实在是令人受不了,感觉心脏都要突兀的一下跳出来了。

“总裁,其实那一个消息我已经发EMAIL告诉您了,但是您知道刚刚都没有回复过我,所以我才没有再一次的骚扰您的。”这个女高管说这话也是不卑不亢的,他有什么害怕的,该做的都应已经做了,最主要的是她的这位好总裁不回复,现在却这么生气的对着她,那她也是不会白白认下这个错的。

“怎么?我不回?就不可以再次通告一声嘛,难道是总裁吗?”墨北宸又是很利的一句话向着这个女人抛了过去。

美女房程程微笑啦

“不是的,总裁,是您说没事的话就不要再多加打扰您,有公文发EMAIL,我的工作都已经做到了。”

这个女高管说着话的时候,正面向着墨北宸,但是同样她的手边有着边上人细微的动作拉着他,示意她坐下,要么就让她服软?那是不可能的?她没有错就是没有错。

“现在可以回家了…”墨北宸也是少见的疲惫,直接往后面重重的一趟,把手按上了自己的头上。

这个女高管也是很硬气地听到了墨北宸说这话,就直接的向着大门那边去了。

“喂,ry。”这话祝允杭说的是那么的凄惨,他知道总裁根本就没有这么个意思的,也不知道为什么ry姐居然一下子就跑了出去,难道她不好好跟男朋友一起赚钱生活吗?

“不好意思总裁,我得去外面看看ry姐,们继续。”祝允杭留下这话来也就不管着后面到底有什么声音就直接往外面去了。

祝允杭就着ry走过的地方着急地追了上去,明明是听见女人的抽噎声的,等他左看看右看看,终于看见了ry所待的地方,她一个女人头低的很低蹲落在墙角哭着,祝允杭的脚步也越发的放了慢了,一直在他的心目中,ry是一个非常坚强的女强人,从来没有见她情绪变成这样,更何况哭呢,“Mary姐还好吧,没事吧,我知道总裁说的话有点重了,但是也千万不要放在心上,因为总裁最近心情也不大好。”祝允杭其实人也蹲下来了,掏出了不知道从哪里找出了几张餐巾纸递给了ry。

“都说了不要叫我姐。”祝允杭语气温柔地说完前面一句话就听到一个女人幽幽暗暗地转着头,语气还是很是亢奋的跟他抗议的,但是等祝允杭凑近一点看清楚那张女人的脸到底是多么的斑斓,她的眼线睫毛膏顺着眼泪黑乎乎的一团往这下面的流,嘴唇也已经不是那么均匀的红色,更可怕的是她那个鼻子周边都是斑斓一片,看着他实在是受不了的一下喊出了声,“啊。”往着后面重重的坐了下去,太惊险了。

“祝允杭,见鬼啦,干嘛啊。”ry这个人已经站了起来,扶着栏杆拍了拍屁股。

祝允杭看着ry姐变得这么洒脱了,想着这事应该也不会有着太过于牵强了,便也站得起来,来到了ry姐的边上,他就知道ry一定是一个积极努力又向上的女强人,不可能为这个事情所骚扰的。

“有没有镜子。”这个ry的女人伸着手向着祝允杭那边要求着有没有镜子。“ry姐,可放过我吧,我哪里来的镜子。”祝允杭没想到自己说的这一句话又遭到了ry的一瞪眼。“哦,我说错了吗?对不起哦,ry不是姐姐。”

“行,那就凑合看吧,唉,不问问我为什么哭吗?”Mary突然的一句话既悲凉,又显得悲苦。“哦,那我可以听倾诉吗?”祝允杭的八卦之心就起来了,静后等着Mary说着话,不过这确实是事实,ry又怎么可能会因为总裁的几句谩骂就哭呢,一路走到了这里这么优秀的一个人,居然会因为几句无所谓的攻击而如此的伤心落泪,蹲墙角说走就走?实在是简直不可相信。

“记不记得我前一段时间还跟说我要结婚,要请一个月的婚假来着,让看看什么时候跟总裁说好,我再去跟总裁请这个假的。”Mary早已经止住了眼泪,眼神望着远处悲观又显得没有精神。

“嗯,对,是的,不过总裁最近心情都不好,这一个月的婚假咱还是不要请了吧,要不然真要出现点什么事情咱都担当不起啊,是不是啊?Mary。”祝允杭在说这话的时候及时的止住了最后一句,他差点又是要说ry姐了,没办法嘛,他一直都叫姐叫习惯了,但是他也是在前一段时间说什么要结婚,一定要让自己把这个称呼改掉,那突然一下子的习惯说改就改,难免有些事情不来。

“婚假不用请了,这辈子都不会请的。”Mary突然一下子想起了什么,紧紧的握拳向着栏杆重重地一拍。

“Mary就是和的男朋友之间发生了点什么吗?不要这么悲观,结婚是还是可以想一想的,不能说不结婚就不能结婚,不婚主义虽然不是什么大悲大恶之事,只是如果年纪大了,身边有一个人照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