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云大陆这边,金蚕观正紧锣密鼓的给偷来的几艘船上着防护。好容易防护都上好了,一下水却发现这些船的船底不知怎么回事,遇水就溶,竟破了。

再检查一边,竟发现这船的船底,都被人拆了木板,以纸为底,覆以幻象,让人察觉不出已经变了材质。

金蚕观一气之下,找皇室理论,凌皇不急不慢的听完金蚕观的叙述,反口就是一句:“你们要船做什么?是赤云大陆待你们不好,想回春洲?”

金蚕观的人哑口无言,结巴了半天,硬是没说出个理由来,最后夹着尾巴灰溜溜的回去了。

凌皇看着那丧家犬的背影,冷笑了一声,掏出传音符来,给言瑾发了个消息。

言瑾那头已经不必再去授业堂教课了,归元宗这十年来没有再招收新的弟子,以前的弟子,基础课都上完了。她也有时间,手把手的指点自己的徒弟。

这一日她正检查张大宝的体术,就收到了凌皇发来的消息。

言瑾听完,笑着给凌皇回了一个:“陛下不必担心,赤云大陆没几个人知道六皇女是我归元宗的人,金蚕观若是这么闲的发慌,要找我归元宗的麻烦,我也不会怕他。”

张大宝看着师父将符送了出去,好奇心大起:“原来六皇女是我们的人?怎么以前没见过她?”

言瑾噗呲一乐:“没见过?你会被你师叔打死。”

张大宝恍然大悟:“是我亲师叔?难不成是凌师叔?”

言瑾有点意外:“你怎么猜到是你亲师叔?”

清纯美女为某汽车代言

张大宝委委屈屈:“宗敢对师父的徒弟下手的,也就俩亲师叔了。朱师叔脾气好,就算咱们得罪了他,他也不生气,就只有凌师叔动不动就要揍人。”

言瑾哈哈大笑:“她是把师弟揍她的份,都加到你们身上了。”

苍元峰“以大欺小”这习惯,还真是一代传一代啊。

张大宝虽说起凌云曦看似咬牙切齿,可平时被揍之外,还真没少被师叔照顾。于是听说凌云曦去了春洲,心里担心极了。

“师叔代表皇室过去?就她一个人,行不行啊?”

金钩银铃正好捧着书过来,听见张大宝这话,俩人都乐得不行。

“论无耻,咱们宗门里师父排第一,凌师叔一定第二。”

银铃也道:“论怂,凌师叔只怕还在师父之上呢。”

言瑾白了俩徒弟一眼:“瞎说啥?我啥时候无耻了,我啥时候怂了,尽教坏你师弟!”

张大宝认真的想了想,师父说的对:“师哥你们别乱说,师父可一点不怂,她出窍期时就逮着大乘期的修士揍呢,哪里怂了?”

不但揍了,还揍了俩呢,一个国师,一个空空门老大,都被揍得一点脾气也没有。

言瑾龇着牙直乐,金钩银铃两人一脸无奈的看着张大宝,觉得这孩子没救了。

张大宝又道:“可凌霄阁行事阴险狡诈,并非光强势,手段也极其下流。我怕没有师父在,师叔斗不过他们。若是还有金蚕观在后,两面夹击,很有可能师叔要吃大亏。”

言瑾越听这话,越觉得张大宝这家伙在骂自己比凌霄阁还阴险狡诈,一点亏也吃不得的她,狠狠的敲了张大宝脑袋一下:“我在也斗不过他们!我那么单纯善良!”

张大宝捂着脑袋,这次不信了。

师父下手也太狠了,是不是体术又进阶了,怎么感觉师父这拳头跟灵铁似的。

金钩银铃两人自从跟了言瑾,这心眼也变得贼了起来,听见这话,两人互看了一眼,很有深意的笑了起来。

“师父,若想师叔不吃亏,让金蚕观去不了不就行了?”

言瑾怔了怔:“你俩又想出什么鬼主意了?”

金钩冲言瑾挤了挤眼睛,凑到言瑾身边,小声嘀咕了几句。

张大宝就听见什么“入口”什么“灵矿”之类的,怎奈金钩说话声音太小,以他的境界,愣是没听清楚。

言瑾听完金钩的话,眼睛一亮:“可以啊,你小子进步了。”

金钩嘿嘿一阵讪笑:“跟师父比,还是差得远了。”

言瑾点了点头:“今天不上课了,咱们出去玩去。金钩银铃,你们先出发,去帮我采点灵矿。”

金钩银铃应了一声,跟放鸭子似的一转眼没影了。

张大宝委屈巴巴看着言瑾:“师父,出去玩不带我吗?”

言瑾犹豫了一下,倒不是不带他,主要是这徒弟还不够脏。

“带我一块去吧。”张大宝哀求道:“我自来了赤云大陆,还没怎么出去玩过呢。”

言瑾看着张大宝半晌,眼珠子骨碌碌转了半天,突然莞尔一笑。

“行,带你,把你师弟师妹们也都叫上。大家一起,师父带你们去郊游!”

降智张大宝立刻欢呼了一声,跑去喊那几个小师弟师妹去了。言瑾这头笑吟吟的去了主峰,找莫弘义请假。

听说言瑾又要出门,莫弘义一下紧张了起来。

“去哪儿?去多久?”

谭喻琳也在她师兄身后哔哔:“一天天的就知道出去野,知道你大乘期了,不必修炼了,可也犯不着这么猖狂。我这种累死累活才练到元婴期的人,看着难道就不眼红吗?”

莫弘义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他亲师妹发脾气,赶紧回头哄她:“你本就是重塑的灵根,咱们都金丹期了你才开始重练。如今我也才出窍期,你都元婴期了,可见你速度已经赶上你姐姐了。”

谭喻琳见她师兄当真了,也不好再怼人了,只能对着姐姐翻了个白眼:“师兄莫以为我是嫉妒她,只是她哪回出去不惹事的?咱们忙得要死要活的,她一点事儿不担着,你就不说说她?”

莫弘义心里泪流满面,他也想说啊,但他不敢啊。

以前就是什么都指着小师妹,结果小师妹离家出走了。现在小师妹要做啥,他都抢着安排下去了,就是怕小师妹累着又离家出走。

生怕谭喻琳再说下去,小师妹又来脾气了,莫弘义赶紧挥手赶人:“你快走吧,爱上哪儿玩哪儿玩去,别来我这碍眼。”